首頁 >> 文化體育 >> 在線教育下半場四大“圍城”

在線教育下半場四大“圍城”

曉楓說 來源:虎嗅 2020-03-23
沒有數據,人工智能根本無從談起。智能教育的普及和成功,海量數據是基礎,這不僅包括歷史數據還要有實時性最新數據。

1-5d5359372ea1a

在在線教育這條“慢”賽道上,一年多來,卻上演了罕見的跌宕起伏。

自2018年底開始的半年多時間里,在線教育賽道超1500家企業快速涌現、發力、掙扎、混戰直至倒下,2019年暑期檔,各路玩家更是用瘋狂燒錢演繹了一場多年難得一見的“百團大戰”。事實上,如果不是一場疫情的突如其來,我們幾乎可以肯定,在線教育賽道在一波燒錢狂歡之后,很快就會迎來一地雞毛。

不過,客觀說,雖然疫情給在線教育帶來了可見的機遇和緩沖期,但整個業態并沒有發生本質變化,眾多玩家甚至頂著AI的招牌又倒退回了直播大課這樣的舊形態里。那么,混戰、混亂之下,在線教育賽道究竟要怎么走?

在兩年多之前,AI+教育還是個相對新穎的事物。得益于政策推動、人工智能技術的提升以及場景應用的廣泛性和實用性,在兩三年時間里,AI教育得到快速普及發展,不過,應該清醒地看到,目前的AI教育依然處于非常初級的階段。

在2019年科技部聯合羅蘭貝格發布的《智能教育創新應用發展報告》,其將智能教育的發展界定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以基礎數據收集與呈現點狀式、零散的教學輔助類應用為代表的教學輔助階段;第二個階段是實現系統化、智能化教學評價與分析,從而推動提升學生學業表現與教師核心能力價值的價值創造階段;第三個階段則是基于具備認知與強交互能力,以自適應學習為代表的因材施教階段。

以此來劃分,目前,智能教育尚處于從教學輔助向價值創造過渡的時期,或者換句話說,除了一些頭部玩家,大部分在線教育企業尤其是近一年扎堆涌現的新玩家,大部分甚至都還處在教學輔助階段,距離成熟的價值創造都還有很長的距離。

而且,據筆者了解,很多玩家為了追這波風口,很多都采用低價外包策略,移植、復制一些似是而非的AI技術充當門面,遠遠談不上系統化的AI教育能力,這些都屬于外圍玩家,能把局勢攪渾,但構不成威脅。

這樣的行業分割態勢其實不難理解。AI與教育的融合帶有一定的突變性,這一方面要求身處其中的玩家要有足夠的技術積累以應對突變,另一方面也要求玩家們要在動態的融合過程中具備持續創新能力。更重要的是,數據和應用場景,同樣是人工智能技術強大與否的關鍵保證。

沒有數據,人工智能根本無從談起,智能教育的普及和成功,海量數據是基礎,這不僅包括歷史數據還要有實時性最新數據,這意味著,大量用戶需要參與進來,才能驗證并持續改進智能教育的有效性。當然,即便有了數據、跑通了模型,缺乏合適的場景來驗證,同樣是假把式,這又要求玩家們要針對海量場景進行海量實踐、應用。

筆者曾表達過一個觀點,人工智能技術本身的發展和人工智能在教育領域的發展很可能會雙軌并行,等待人工智能技術本身的發展、試圖靠拿來主義實現彎道超車并不明智。

正如馬化騰曾在烏鎮大會上所說的,企業要從新技術的跟隨者變成驅動者、貢獻者,業內的實力玩家,恐怕要做好主動投入大量資金、資源、人才推動人工智能在教育領域的技術進步和有效融合,才有可能在大家都有AI這把“鐮刀”的情況下,造一把更有威懾力的“砍刀”出來。

資本是逐利的。筆者能夠理解作業幫、猿輔導、VIPKID等一系列玩家在多輪融資驅動下,不斷挑起用戶爭奪戰、燒錢價格戰的迫切,資本有時候很簡單,就是要數據、要增長率,即使在教育這樣的行業這種純互聯網的玩法很可能沒那么有效,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但是,下半場的爭奪,尤其是AI成為顯學的下半場,單純用戶、價格層面的瘋狂爭奪很可能是本末倒置的,并非長久之計,在筆者看來,在現階段的在線教育賽道,至少有四件事,是需要引起玩家們足夠重視的。

1、技術制勝:效果2.0時代的關鍵壁壘

早在2017年,業內就喊出了在線教育已進入效果2.0時代的聲音,筆者認為,目前行業依然還處于這一階段,對于效果的追逐還遠未到結束的時候。核心原因就在于,AI技術還不足夠成熟,無論是對于其本身還是其在在線教育領域的應用。

教育是個重決策領域,原則上來講,在教育這個語境里,效果應該是用戶的核心訴求,是關乎商業模式能否形成閉環的關鍵。畢竟,對效果的不確定性將極大引發決策的不確定性,更影響付費的意愿和連續性,進而影響到在線教育企業的盈利能力。可以說,效果天然就是教育的核心痛點之一。

AI與教育的融合,讓我們看到了迭代教育形態和教育模式、讓效果更進一步的可能。但正如科技部的報告所展示的,在線教育領域要真正進化到基于具備認知與強交互能力、以自適應學習為代表的因材施教階段,還需要很長的路要走。

對于AI教育來講,深度學習技術的突破,對于在線教育企業迭代自適應學習系統具有關鍵性作用,機器學習在輔助場景交互中也將會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在在線教育這條擁堵的賽道上,究竟是做大,還是做強,我想在技術的追逐上,將會率先給市場以答案。

2、用戶池互補的威力

不可否認,在在線教育整體滲透率還不足10%的當下,圍繞用戶的爭奪,肯定是未來的

主戰場之一。不過,關鍵在于,海量用戶與AI技術能否在場景使用中有效融合和互補。

我認為,要想實現技術制勝,除了技術本身,沒有億級用戶的高價值數據,AI教育大部分玩家也玩不轉。教育的細分賽道眾多,并且用戶群體都各有獨立性,譬如K12和成人教育,無論是用戶特性還是內容屬性都差別巨大,數據的采集和挖掘難度大幅提升,能否讓數據在特定領域形成足夠密度也是個挑戰,更何況,交叉性的數據對于全面沉淀用戶數據也有價值。

而海量數據的采集、挖掘、提取、驗證以及使用上的增量價值攫取,正是在線教育行業主打或努力實現“個性學習、千人千面”的實現基礎。接下來的下半場競爭,不具備這樣的基礎,就不要奢談競爭了。

3、成本為王:誰將被迫死去?

獲客成本高企,已經不是在線教育一個賽道的掣肘。在互聯網紅利基本見頂、外部供血

環境變得越來越差的當下,按理說,現金流能力將是2019年考驗大家生死的關鍵之一。

所以,對于那些瘋狂卷入燒錢大戰的玩家,筆者還是持悲觀態度的,單獲客成本

有的就高達1200元,轉化成本起碼萬元起步了,大家的客單價水平能夠支撐這樣的運營成本嗎?又能支撐多久?

不止于此。一家公司的資金鏈水平是否健康,一方面在于算賬,在不斷開疆拓土、放大規模的過程中,你能夠承受多大的邊際成本;另一方面,則看資金儲備,省下來的就是賺來的,不做這個層面的打算,大部分深陷虧損泥沼苦苦等待VC們馳援的玩家,將會很容易遭到巨頭們的降維打擊。

至少在筆者看來,燒錢大戰之后,短期后果很快就會出現,成本無法有效控制、資金鏈跟不上的玩家們,距離深淵已經不遠了。

4、下沉市場:機遇與挑戰

當然,下沉市場還有較大增量機會,這也是當前互聯網巨頭們紛紛向下滲透的原因所在。

年初筆者曾撰文判斷,對下沉市場尤其是縣域層級的爭奪,將會是2019年互聯網公司最大、最激烈的戰役,這樣的浪潮,肩負消解不同區域間教育不均衡使命的在線教育賽道,同樣不能幸免。

新東方、好未來是較早進行下沉的玩家,早在兩年前就紛紛在往三四線城市下沉發力,不過,形式上更偏線下,尤其是新東方,相對比較重。其他如iTutorGroup等玩家近幾年也在向下沉,甚至其vipJr非一線城市學員占比已經超過75%。

不過,至少目前來看,在線教育賽道在下沉市場上的交鋒遠不如電商、短視頻這樣的賽道激烈。在疫情催化下,在線教育玩家們會很快在下沉市場激烈交鋒起來嗎?目前這樣的趨勢已經比較明顯,畢竟,在線教育更大的滲透率、教育資源不均衡的更大價值空間,都在廣袤的下沉市場。

總之,在線教育在疫情催化下,有了一息緩沖之機,但基本業態并沒有發生變化,以技術為基,以效果體驗為營,節約成本、做好用戶和產品,才是護城河所在,至于下沉市場的激烈爭奪,沒有這些基礎,大部分玩家最終也只能淪為分母而已。

題圖來源:vcg

原標題:在線教育下半場四大“圍城”


相關標簽: 在線教育  
0
0
相關文章
快乐赛车大作战 二分彩官网 上证指数是什么 中国十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福建快三官方开奖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网 上海快三预测号码 老版本星耀娱乐下载 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安徽11选5走势图今天 上海申穆期货配资 宁夏十一选五哪个软件可以买 上海十一选五五走势图表 广西快乐十分实时走势 江西多乐彩走势农经网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11选5攻略